笔趣阁 > 大天工 > 第30章 两个神经病
    在李神机面前的,是三具人的骨骼。

    从骨骼的形状来看,是两个成人和一个孩子,孩子的身高约摸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两个大人应该是孩子的父母,将孩子护在中间。

    骨骼的形状扭曲,应当是临死之前的挣扎。

    除了这三具骨骼之外,放眼望去,还有十几具形态各异的骨骼,有的被压在烧焦的木头之下,有的挣扎着想要向丛林之外跑。

    然而,都是徒劳。

    忽然一阵风起,骨骼当即化作飞灰,被卷入云空。

    李神机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杂陈的感受,不是疼痛,但是比疼痛更加难以忍受。

    一时间,愤怒,仇恨,无助,压抑的心绪齐齐涌上心头,哽在喉咙里,他想要大声咆哮,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桑玥看着李神机呆若木鸡身体在微微颤抖抽搐的样子,再看了看现场的情状,对李神机的心绪猜了个七七八八。

    她上前一步,轻轻握住李神机的手掌,柔声说道:“李大家,青林部落的战争比这里还要惨烈许多,我见过我一次战场上血肉横飞的场景,成了我现在的梦魇,在战场上最害怕的就是心态心态如果崩塌,那么在战场上败了就是必然的了。”

    李神机慢慢安定下来,目光注视着空荡荡的场地。

    “小虎牙,我没见过死人,这是我第一次见死人,今天,我终于明白了,燕一青与佘老三说的话我彻底明白了。”

    桑玥愣了一愣:“燕大家说了什么了?”

    “他说,我们人族生存之本不是靠的天才,也不是靠的神器,而是靠一种妖族无法理解的东西。当时的时候我不太明了,现在却是彻底清楚了。”

    “那是什么东西?”

    “是整个人族的血脉相连,无论你在何地,无论互相认不认识,只要对方和自己一样,顶着一颗头颅,长着两只手,两只脚,流淌着相同的血脉,就能感觉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气息,就有同命相连的不可割舍,这是妖族无法理解的。”

    桑玥也点头:“我也见不得死人,我每次见到都会哭鼻子,我娘亲说我心太软,所以把我送上神门,说要历练历练,现在的我,要好一些了。”

    一时间,两个少年无形之中感觉亲近了许多。

    “走吧,我们再看看,还剩下些什么!”

    桑玥走在前面,李神机并未行动,而是作了三个揖,口中念念有词道:“诸位人族的长辈,兄弟姐妹,我李神机在此立誓,他日一定要将高高在上的神魔,虎视眈眈的妖兽与你们陪葬,决不食言!”

    李神机和桑玥在残迹中翻寻两个时辰,一件完整的物件也没有了,全都化成灰烬。

    “哼哼,终于找到了!”

    只见山猪在地里吭哧吭哧地刨了半天,最后獠牙上挂着雷壶还有一块黑布,上面染着一些白灰。

    不知道是人的骨灰,还是树的柴灰,此刻都已经分不清了。

    “李老爷,这就是我此前感应到的神器气息和魔器气息。”

    山猪毕恭毕敬地把两件神明之器送到李神机手中,他们被燕一青在魂魄里种下禁制,需要在十年之内修炼到神息境界,和同级别的燕一青一战,才有可能解除。

    李神机认得雷壶,黑斧和其硬拼一记,导致黑斧现在还在晕着。

  
第30章 两个神经病(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