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乡里 > 楔子
    宋湘拭了下唇角,看着指间那抹殷红,喉头滚动了一下。

    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此外一切如常,就像以往任何一个早晨。

    她才二十三岁,身子向来很好,这么心惊的时刻,没有过。

    她把目光放在面前碗盘上,早上她只喝了一碗香蕈汤,吃了一小碗面,凭她的经验,东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然的话,一家人吃饭,为什么孩子们还能快活玩耍,偏生她却中了毒?但她的不适又的确是从早饭后开始的。

    当时她反胃想呕吐,陆瞻还皱眉看了她一眼。

    腹部剧痛推动着鲜血又溢出来些许。

    不害怕是假的。但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毒,是能一步到位的剧毒。

    她回想了一下,昨夜依旧是陆瞻入睡后,她四面巡视完才上的床。当时夜色宁静,月如银盘,各家各户都没有动静传来,床上陆瞻的睡容也仍然是眉头微蹙,身姿笔挺,一副头发丝里头都写着即使被迫只能睡上一张床,也要与她分清界限的模样。

    当时她还在心里暗哂,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这时候还说分清界线,不觉得虚伪么?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宋湘是个平时做针线,都能在心里默记绣出来一朵牡丹花大概用了多少针的人。贬来潭州这一年,她难免需要亲身做饭洗衣,碗盘橱柜但凡是她经手的,绝对不会随意。

    所以她不可能留下那条缝。

    当时她也疑心来着,但是想想难免马有失蹄,些许小事,检查完之后便并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想想,那毒便只可能下在碗上了。

    但她不过是毫无背景的乡野出身的皇孙妃,哦,如今连皇孙妃也不是了,他们已经成了庶人。在潭州这一年,她也只是以陆瞻的附属而存在,为什么会有人要下毒杀她呢?

    她拿起面前的碗,又放下来。

    看来他们是杀错人了。

    她出身乡野,甚至还是个丧父之女,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本是只机缘巧合变了凤凰的麻雀。

    而她的丈夫陆瞻,是当今皇帝的亲孙子,晋王府的世子。七年前她与陆瞻奉旨成婚,成婚当夜陆瞻就犯事被罚服役半年,后来回了京,又在一次围场狩猎惊到了圣驾,被当场问罪,合家贬为庶人,才发配到了潭州。

    总而言之,陆瞻的命是他们当
楔子(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