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乡里 > 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
    宋珉就在兴平县衙里当同知,县太爷也偏向他,于是罚郑容赔礼。

    郑容怎么可能赔礼?要赔礼早前不就不打了吗?她不但死活不赔,还跟县太爷杠上了,天天大早上地跑去县衙击鼓喊冤。

    县太爷大约也没遇到过这等烫手山芋,天天在睡梦里被鼓擂醒,最后人都给弄得失眠了。

    县令夫人没办法,提着礼物到宋家,反过来跟郑容赔了个礼,也当面训斥了游氏,才把这事给调停了。

    但郑容仍觉得二房从头到脚散发出来的市侩气息会让她一双正在成长中的儿女消化不良,影响发育,于是就带着他们姐弟搬到了村里。

    宋湘少时在自由散漫的父亲手下涉猎颇广,民间寡妇被夫家欺凌并夺占家产嫁妆的事情看得不要太多。

    他们手段五花八门,便心知游氏作妖,图的哪只是三十亩田地?眼下宋濂还小,读书要紧,先图个安静过上几年也好。

    上回游氏为自家儿子十岁生日上门来讨过贺礼,没成想两年过去了,如今她竟然又找上了门。

    “对了!”宋濂深吸着灶上汤锅里冒出的香气,又道:“她走的时候说过两日还会来。姐,我们要怎么对付她?”

    早上放在灶头的一锅肉骨已经炖得喷香,熊孩子已经馋得流口水了。

    宋湘睨他,挑了根肉多的大骨先拿碗装着,再找了个小碟拌了些椒盐给他拿去蘸着吃。然后小灶生火,刷锅准备煮饭。

    宋濂虽说淘气,但是拎得清,知道不能被人欺负了也是好事。

    要是她那两个孩子在她死后也能这样就好了……

    “姐你怎么了?”

    吃着肉的宋濂看到了突然缓下手势来的她。

    宋湘摇摇头,添柴禾的中途她夹了块骨头放到门槛下梨花的食盆里,接而再把菜蓝里的萝卜芫荽放进水盆清洗。

    这恍惚之间已成了两世,那可是自己的亲骨肉,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撂下。尤其当心里牵挂着,却又不知后续,就更为纠心了。

    宋湘放下火钳,心思回到眼前事上。

 &
第006章 他醒了,她来了(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