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乡里 > 第009章 热闹的延昭宫
    “刚出门就听说你回来了!你这是上哪儿去了?”

    陆昀笑容可掬地到了马车前,说着便要伸手来掀帘。被重华不着痕迹地走出来挡住了:“靖安王恕罪,我们世子方才出了点意外,身上有点不适。”

    陆昀笑容凝住:“出意外?怎么搞的!伤势重不重?请太医了吗?”

    陆瞻隔着薄如蝉翼的窗纱,望着陆昀静默。

    他这个三哥还真永远都是最沉不住气的那一个,这世听说他没回,在城门下埋伏的人是他,收到他重伤消息按捺不住第一个跑出来的也是他,以及,前世趁他大婚往皇帝酒里下巴豆粉陷害他的人同样是他。

    大婚前夕因为陆瞻不太接受这门婚事,跟皇帝闹过脾气,因此当夜出事连申辩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发配去了屯营。回来后第一件事,他自然就是要给自己平反。

    能在王府里下手的显然数来数去也不过那么几个人,他接连请府里的侍卫半夜出来喝酒,约摸半个月过去,就有人扛不住了,把是夜陆昀如何指使他们中的人乘大婚喜宴之便往酒里做了手脚的真相说了出来。

    由于王妃所生的嫡长子夭折,安惠王陆曜其实算是府里的长子,陆瞻位属最末。作为事实存在的长子陆曜尽管没得到世子之位,但也得到了不少关照。

    反而是陆昀排在中间,既没有长子陆曜受关照,也没有成为了嫡子继承了爵位的陆瞻那么众星捧月,是三个皇孙里最为没光彩的一个。

    陆昀伎俩其实并不高超,但经不住他时机选的好。

    皇帝虽然没见过宋湘,但他认为晋王提出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很有道理,而晋王则认为王府已经得了盛宠,宋湘的平民身份有助于帮他去掉不少暗敌,并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宋湘那姑娘低调内敛,十分不错,所以断没有赐婚圣旨下了他还反悔的道理。

    那种情况下陆瞻对婚事的不乐意,已经把祖父与父亲同时惹毛了。这个时候别说下巴豆粉,随便出点什么差错让皇帝抓着,他都讨不着好果子吃。

    只可惜他年少轻狂,并不能明白这个道理,一味任性而栽进了坑。

    陆瞻收回目光,略凝了凝神,再看向窗外时,陆昀脸上焦急之色更甚,正在张罗给他请太医。

    马车从城门到王府不过花了两刻钟,陆昀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关键从陆昀所住的延福宫到大影壁这段距离也不短,平日步行少说也得小半个时辰,他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十几年的兄弟了,想来他不忿他这个庶子也能当世子
第009章 热闹的延昭宫(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