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乡里 > 第012章 她可不是深闺怨妇
    宋湘带着鞋垫和母亲去拜访过里正娘子,翌日声音就消下去许多了。

    只是郑容看着宋湘还是板着个脸,只当她是为谣言坏了心情,特地烙红豆饼和酱肘子给她吃。

    郑容的随性完全不能否定她是天下间最好的母亲,前世宋湘进了王府,本来不想跟官眷们打交道的郑容也试着穿上锦衣出门应酬。

    知道自己不能意气用事,给宋湘带来麻烦,在面对奚落时也掐着手脖子带笑忍着,尽量只使用言语还击。

    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娘受点委屈没什么,可不能委屈我女儿。

    初初那两年在晋王府,宋湘也不是没起过撂挑子的念头,有一次在母亲面前说漏了嘴,母亲当场没说二话,夜里就包袱款款爬墙来找她,要带她远走高飞。

    可是她若是能走,又何需等到母亲来接她?圣旨之下,没有人能够违抗,违抗的话,死的可不止她一个人,还有母亲和弟弟,就连带着过世的父亲英名也要被毁。

    又何必呢?

    后来去了潭州,母亲因为没没受牵连,也跟着一道过了去,要不是外祖父突然病重,她是不会离开她去山西的。

    而如果母亲没有离开,至少,她临死之前也不至于没人托付孩子。也不至于被佟庆那种人给恶心到。

    母亲总是给予她最多最热烈的爱,又让她全无负担。

    再过了两日,村头果然就没有什么人在说这事了。

    因着还惦记着二房作妖,这日宋湘便又抽空进了趟兴平县。

    宋家老宅在京城南边的桂子胡同,是座三座带跨院的宅院,已历经了从宋湘太祖父至今的五代。

    按照规矩,祖宅都传给长房,别的子嗣要同住,那是得经过长房同意才允许的。宋裕一直是个宽厚的人,老太太过世后他答应二房仍住在府里。

    但一年后宋裕也过世了,游氏又觑觎起长房的家财,郑容揍了游氏那顿之后,便把他们二房也赶了出来,祖宅上了锁。

    宋珉因在县衙当差,他们索性就在兴平县内置了个小宅子。

    宋湘没上过县城二房的家,但她进城的时候曾经经过,就在县衙附近的桂子胡同。

    她找了个间茶馆坐下,跟闲着的小二搭讪,但是一圈话下来,什么也没捞着什么有用的。

    “……咱们家隔壁的陈家娘子,前阵子跟在县衙里当县丞的亲戚闹上了。”

    邻座刚来的像是挺熟的老友,坐下就唠了起来。交谈声直接灌入低头啜茶的宋湘耳里。

  &
第012章 她可不是深闺怨妇(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