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没想当大侠啊 > 第八十五章 比地狱更可怕的是什么
    外头天寒地冻,“寒江雪”酒楼里却是温暖如春。

    今日,这酒楼已被柳紫毫整个包下,专门用来讲学。银两的问题,自然从来不必让他操心,青云书院管够。

    毕竟整个青云书院,可就他这么一位有望成为“君子”的大儒,他们是绝不会吝啬为这位柳先生花钱的。

    此刻,张箫已坐在了讲台下离柳紫毫最近的那个座位,可见其待遇之特殊。

    那些奋力写出好诗脱颖而出的士子们,自然不敢再轻视他,有些人甚至已经被他所写的诗折服,成了他的诗迷,未来,这个群体可以预见是会逐步扩大了……

    至于什么书院出身之类的成见,早已被他们抛之脑后。

    某些情况下,只要你在某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那些出身之类的缺陷往往是可以被忽略的,甚至反而会被编成一些美化的故事,传为佳谈。

    在众人的期盼中,柳紫毫终于开始了他的讲学。

    只见他金口一开,顿时口吐芬芳馥郁之气,涤尽了这酒楼中多年沉积下来的酒肉臭浊之味。

    学子们只觉自己仿佛置身百花盛开之初春,沐浴和煦香风之中。

    然而这其实只不过是柳先生的开场,他今日之讲学,主题与往日竟是大相径庭,只两个字,名为“老卒”。

    他仿佛是在讲一个故事,而且自己也全身心地沉浸于其中,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太息。

    他掩面哭泣时,听讲的人不知有几多也泪下沾襟了,而讲到豪情万丈处,他又于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众人便也跟着他狂笑不止,群情激昂,他叹息,众人便跟着叹息,他顿足,众人便一齐顿足,只跺得脚下地面震颤……

    张箫发现自己已置身于沙场,他似乎不再是他自己,而变成了一位清秀的落魄书生。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清秀书生叫宋青云。

    青云青云,他父亲给他起这个名字自然是希望他“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直白点就是说“咱家虽穷,但你志不能穷
第八十五章 比地狱更可怕的是什么(第1/3页)